【欢迎访问嘉兴市物联网行业协会】 2020年10月22日
用户名: 密码:
同级分站:杭州 上海
会员风采|佳利电子:我以我心寄北斗,十余载全情投入天线研发,共同成就“最亮的星”!
2020/9/14 16:57:00
7月31日,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。大国重器的背后,离不开嘉兴一家企业的默默奉献。作为全省唯一一家参与北斗工程的民营企业,十余年,她把毕身精力投入在北斗工程应用推广的研发上。从军用走向民用,北斗导航市场规模逐步扩大,她再次功不可没。在她的背后,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?嘉广集团新闻综合频道独家专访企业负责人及核心科研人员。

   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正式开通,标志着历经26年艰辛建设,我国北斗卫星全球导航系统终于全面建成并开通服务。从0到55颗,北斗接续升空,闪耀苍穹,今年6月实现全球组网,这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拥有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。

记者  周强:

      北斗北斗,收到请回答。我现在正在使用的,是一款名叫“呼叫北斗”的H5小运用。用户只要打开这个H5,就可以实时知道,在自己所处的位置上,有多少颗北斗卫星在“陪伴着我”。看,现在就有24颗北斗卫星,在为我服务。北斗系统的全面建成,为我国的导航、定位、授时以及短报文,都提供了极大便利。但是谁能知道,在这项国家战略的背后,离不开嘉兴的一家企业。十年春秋,它全程参与北斗建设,成为北斗产业的开路先锋。


记者 周强:北斗卫星系统最后一颗收官卫星已经成功发射,看到这个场景,你内心应该是很激动,很感动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 董事长 尤源:参与了北斗,我们是非常自豪。


记者 周强:对于佳利电子,可能我们很多的嘉兴人不了解,跟北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关系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应该说北斗的应用,这个信号怎么接收?就跟我们佳利有了非常渊源深刻的关系。我们是做北斗卫星的接收天线的,现在北斗所有的卫星信号的接收天线,我们佳利都在研发生产。


记者 周强:可不可以这样理解?北斗就像我们传统意义上讲的基站,我们天线就相当于是个接收装置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你刚刚的形容非常恰当,如果没有天线去接收信号,北斗卫星也就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。


记者 周强:您当时最开始参与这个项目,知道是应用于北斗的时候,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当时是想,这个北斗是我们自己国家的。因为GPS是掌握在美国人手里,他随时可以关闭你的,你就导航就不行了,所以这个东西必须要有自主的知识产权,这样才能够不受他们欺负。


  许赛卿所说的欺负,缘于1993年发生的“银河号”事件。当时,美国以获得情报为由,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向伊朗运输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,并对正在印度洋上正常航行的银河号关闭了GPS导航服务,使得轮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行驶。大国重器受制于人,如何实现自主可控。第二年,中国随即启动“北斗一号”卫星计划。2009年,作为GPS在中国最大生产商的佳利,被国家选中,参与到北斗应用推广的研发,由此也成为浙江省唯一入选的企业。


记者 周强:当时主要是给我们安排了哪些工作?担负哪些任务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领回来的第一个任务,要我们建中国北斗卫星接收天线,接收终端的标准,我们如何去研发这些标准。这是一个国家的任务,落到一个我们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要参与进去,其实这个心情是比较压力大的。



记者 周强:当时我们的研发环境怎么样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都没有,这里是从零开始,包括人,人才也很少,搞材料的人也不多,没有人懂陶瓷,也没有人懂微波,所以我那个创业的时候,很艰苦。


记者 周强:当时您的身边的家人也好,或者我们的企业也好,理解支持吗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其实我们企业有很多的不同的声音出来,也有很大的压力。但是对我自己来说,我坚信一点,一个比较崇高的愿望,是为国家做一点贡献,把我们的技术,能够更快地导入到北斗当中去,把我们十多年的积累都用到北斗上去。

   任务艰巨,白手起家。天线的核心在元器件,而元器件的核心在电子陶瓷。为研制出能接收北斗信号的电子陶瓷,本是滤波器专家的许赛卿,自学成材,跨界到材料界。从原材料的寻找,到配方的研制,再到经过20余道工艺流程制成元器件,许赛卿与团队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与成功。
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当时我们刚刚开始做材料的时候,厂里这个条件还比较差,你查资料还不能电脑查,那个时候还没有,那我就是一般利用周末回上海去,我就上上海图书馆去查,为了争取时间,我就自己带馒头到里面去,中午也不出去吃饭,就啃个馒头。


记者 周强:这只是前期的相当于是一个准备,具体落实到做是不是更难。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那做有的都要做好几次了。


记者 周强:今天许老师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小卡片,我们给大家展示一下,各种的卡片,但是背面的信息那就很不一般了,给我们大概解释一下,这上面的这些数字都是代表了什么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这就是配方的,我们这个陶瓷材料是由各种氧化物组合成。配方,组合成了以后,才能够得到这个介电常数的。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大家都知道可口可乐的配方谁都仿不出来。其实我们这个电子陶瓷,跟其他陶瓷差别在哪里?就是配方的不一样。我们许老师要研发不同的介电常数的陶瓷产品,对着这个卫星收到这种信号来放大它。然后这些介电常数上不同的矿物质,把它拼出来的。


记者 周强:像这个卡片当中的数字,我们一般要多少次试验才能拿到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一个材料出来,要做有的做几十次都不一定做的好。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其实许老师做配方是带着一个小青年的团队。因为当初国内是没有这个专业,中国没有配方,所以她白天带着团队做实验,做完以后发现问题了,她晚上自己查阅资料,她在宿舍里面的书籍资料占了整整半间房间,她就在不断的研究,推倒重来,推倒重来。


夜以继日、日夜兼程,许赛卿逐渐摸索出适应不同产品及型号的陶瓷配方。这些配方做成成品,直到元器件,乃至整个天线的终端设备,又需要投入大量的不同的试验。而为了检测各类产品,研发人员还研发出各类简易的设备。团队成员,也从原来的少数几个扩大到五十多人。一年后,北斗天线终于研制成功。


记者 周强:第一次收到北斗整机,收到北斗的信号是什么时候?您还记得吗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因为是冬天嘛,冬天北京是比较冷,你要到室内都有暖气的,你在室外屋顶上面要爬上去,你也要有一定的勇气了。屋顶楼梯是垂直的,就贴在墙边上,一直爬上去,那么从一个洞口爬上去。


记者 周强:施工的那种铁架子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对,铁架子那种,两个手这样抓上去爬上去。

记者 周强:当时为什么您一定要上去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我上去就是说你上去要看我们测的性能怎么样,另外还要看人家的。当时一心就在想在工作么,我也没想到这些,反正就是要看他们怎么测,看人家去取经验嘛。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刚刚许老师讲的是很轻描淡写的,我知道那次是在一个最冷的冬天,因为当初北斗的卫星只有三颗,我们要在北京测信号,要等到北斗的卫星飞到北京上空的时候,测的信号是最精确,所以我们要等到晚上才拿到第一手的数据。她是在这么冷的天,等到她爬下来的时候,每个工程师都在那里冷的已经发抖。


天线研制成功了,芯片也变小型化了,这意味着北导导航终端的核心部件终于获得成功。这时,企业又接到了一个重要任务,那就是如何实现北斗导航的市场化。此时,导航仪刚刚在国内兴起,各元器件生产商标准不同, 芯片怎样去适应模块,模块怎样去适应终端?需要有人破解。2011年,尤源召集全国20家终端配套厂家,发起创立“中国北斗车载应用产业联盟”,共同研发200多款各种车型的导航仪,打通北斗导航系统整个产业链。
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我作为这个专家团队的核心成员,开始了提出“自带干粮干北斗”的理念。


记者 周强:为什么自带干粮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基本都没有,只有投入,因为还没用起来。曾几何时,我走遍了中国28个省,去到各个汽车城,去让车城的老板,要用北斗,没有人知道北斗什么东西,不懂。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,我从头到尾经历是在推动,所以说我得到了一个北斗办给了我一个叫“北斗义工”,因为我是没有人发我一分钱。


记者 周强:有没有算过这样一笔账?我们大概投入的钱是多少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其实从2000年到2015年的阶段,我们佳利是在北斗上面是没有任何一分钱产出,只有投入,这个账我们是真的是没法去算。



记者 周强:我之前也听说您可能经常是赶夜往北京飞,可能要进出航天城的次数也比较多。寒冷的冬夜,我现在想想那个背影有些许的凄凉,您当时有那种感觉吗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当初每月赶到北京去的时候,航天城是在北京城最最偏远的地方,航天城又非常大。那么接到指令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晚上的飞机,飞到北京。我每次想,这么冷的天,我一个人背着包,到后面再来一次一次走进去,因为这是军事基地,车不能开进去,必须自己走进去,这一路的几百米的路,给了我很多的人生的反思,我在做什么?我为什么这么晚要到北京航天城来?


记者 周强:当时你这个问题想通了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第二天参加了会议,就把这些问题,就会释然,明确到自己在为北斗在做贡献,一种民族的自豪,一种企业的自豪,第三种参与到国家的顶层的战略的自豪,会把那些凄凉的感觉,凄凉的背影,转变成第二天的满血复活。


  在尤源及团队的全力推动下,北斗导航系统被逐渐应用到汽车,船舶、乃至海事、农业、水利、电力等领域。越来越多的企业,加入到北斗导航的应用队伍中。大家的报团作战,也推动着北斗产业的从无到有。



记者 周强: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也不是为了一个人在战斗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这句话非常大的含义。其实当初全国几十家企业参加到北斗当中去,他们日子过得蛮好,用GPS做的蛮好,每天有大量的出货,但是让他们改成北斗,他们从不理解到理解,到感觉到为中国的北斗在做贡献,一种民族自豪感。


记者 周强:但是要接受北斗的应用,并不能只靠一种民族情怀。因为从一个实验产品到最后的应用,包括使用的成本也好,包括它的效果也好,都是最终端用户要考虑的问题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大家都知道量取决于价格,量大了这价格能下来。第二,量大家不接受,量也出不来。所以如何解决这个矛盾, 首先第一个我们天线要降价,这是我们能够控制的,我们不赚钱,我们降下来。第二,所有的芯片,厂家要把它降下来,把量先做下去。我在这边说一组数据,GPS芯片天线的价格从几百块的级别降到几十块的级别,花了整整10年时间。我们北斗从也是几百块到几十块,花了三年时间,也就是说我们在整个推动的群下面北斗的发展的速度跟GPS加快了非常多,才导致今天我们有全球覆盖这个概念。


记者 周强:接下来您觉得您的任务完成了吗?还是可能会有更多的故事?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 尤源:随着北斗的全球覆盖,我相信中国的卫星,中国的产品,导航的产品,会在全球各个角落,能收到我们中国的信号。


嘉兴佳利电子有限公司工程师 许赛卿:我也是这样想的,因为现在全球覆盖了,等于我们做的东西就可以应用到全球去了。而且我们这个材料都是全部国产化的,就是你迈向世界各国就没问题的。自主的知识产权,是我们国家的最核心的竞争力。

       *结束语*

  随着北斗“收网”,“北斗+”时代迅速开启。根据《国家卫星导航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》,到2020年,我国北斗产业有望突破4000亿元规模。北斗,已经打开一个行业起飞的风口。而佳利,依然在自主研发的道路上,不断御风奔跑......

束语

附件下载:
浙ICP备15014591号
网站访问总人数:210089
Copyright © 2011 嘉兴市物联网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